“以书会友”读书会 :昆曲声腔与诗词唱诵

中国诗文从《诗经》《楚辞》至唐诗、宋词,原来皆可考音定律,嗟叹咏歌,因语言变迁,音调失传,惟余案头文字。今天,在传统文化复兴大潮中,诗词吟唱日益流行,亲爱的读者你想了解它的“前世今生”吗?,本周三下午,上海昆曲研习社常务副社长钱保刚老师,将在中北校区图书馆二楼王元化学馆,以昆曲唱诵为中心,适时穿插即兴吟诵,讲述诗词吟唱之“前世今生”及其艺术魅力,带你走进昆曲的悠扬世界。

钱保刚老师将从以下三点条分缕析为大家讲述:

1、昆曲唱诵诗词有何独特韵味?

用昆曲来吟唱诗词和今天的歌曲演唱太不同了!在西方音乐的主流环境下,上个世纪以来,我们逐渐淡忘了汉语独特的音律之美。昆曲声腔继承了词、诗、文、赋吟唱的“文乐”传统。以明清官话为字音标准,盛行江南,波及全国。让我们一起从新体验从唸诵到节板、循腔的声情吟唱之道

2、为什么昆曲吟唱唐诗宋词最为“靠谱”?

汉语诗文唱诵的声调原理和字音渊源久远。从两千多年前的《诗经》《楚辞》至唐诗、宋词,原来皆可考音定律,嗟叹咏歌,因语言变迁,音调失传,惟余案头文字。在清代《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碎金词谱》等宫谱中尚保存着大量昆唱宋词、唐诗的乐谱。本期讲座就是希望大家跟随老师来感受诗与乐的关系。

3、昆曲声腔为什么别名“水磨调”?

这种“水磨调”字腔阴阳变化丰富,语调清柔婉转,韵度含蓄松沉。是中国两千多年音乐文学的最后代表,也是现今保留下来最早而规范的唱诵方式。可广泛用于诗、词、曲及各种文体的唱唸之中。

4、昆曲为什么流传得如此既广泛且长久

昆曲也是百戏之祖,可用于歌台舞榭上搬演传奇与杂剧等戏剧作品,各种人物神采奕奕,广为流播,晚明以来,沿绵不断,传续于民国乃至当代,为各种戏曲学习吸收。

参考书:《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碎金词谱》、《词乐曲唱》、《昆曲格律》

 

时间:2018年12月19日(星期三)下午13:30

地点:中北校区图书馆二楼王元化学馆

主讲人:钱保刚

主办方:校图书馆

主讲人简介:任教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现为: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理事;中国戏曲表演学会常务委员;上海东元金石书画院研究员;上海炎黄书画院画家;1993年参加上海昆曲研习社。师从倪传钺老师及上海昆曲研习社各位前辈曲家。现为上海昆曲研习社常务副社长;受聘主讲:复旦大学博物馆系中国书画课程;上海书法家协会研究生课程;华东师范大学昆曲清唱与研究课程等。

田汉与北京人艺

编者按:2018年是中国现代革命文艺的先驱、现代戏剧奠基人、国歌词作者田汉诞辰120周年。田汉曾任教于我校前身学校大夏大学、光华大学,并亲自指导两校学生剧社大夏剧社、光华剧社的戏剧活动。为缅怀田汉,弘扬老一辈文艺家的思想文化遗产,经社会公益人士邵磊先生牵线联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戏剧博物馆刘琳先生特为我馆撰写本文。在此,特向刘琳先生、邵磊先生表示感谢。

新中国成立后,田汉担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曾多次来人艺审剧目、看演出、谈创作。特别是1957年 和1958年,他的剧作《名优之死》和《关汉卿》在北京人艺先后排演,更促进了相互之间的密切合作。

三度上演《名优之死》

1927年,田汉在上海艺术大学任教和担任校长期间,创作了三幕话剧《名优之死》,当年年末,他和欧阳予倩一起举办了著名的“艺术鱼龙会”戏剧演出,演出了《名优之死》和《潘金莲》(欧阳予倩改编)。《名优之死》是现实主义戏剧作品,作者通过京剧名优刘振声的悲惨遭遇,批判病态的社会,同时写出了蕴藏在人们心中的积极进取、奋起抗争的力量。作品结构单纯明晰,冲突的发展自然、流畅,语言简洁而富于性格特征,标志着田汉在编剧艺术上已走向成熟。
1957年,北京人艺为在职演员举办表演训练班,为了借鉴民族戏曲艺术的精粹,学员们集中观摩学习了大量的戏曲演出,在学习班结业时,剧院选择了《名优之死》和《潘金莲》作为汇报演出剧目,于是之、童超、金昭等在剧中都有精彩的表演。

1957年8月10日,北京人艺上演《名优之死》

1979年,为了参加“五四”运动60周年纪念演出,北京人艺决定赶排《名优之死》和《三块钱国币》两部戏,主要阵容未变,并在当年演出了12场。

2018年,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北京人艺除再次演出《关汉卿》,又在年末推出《名优之死》作为本年度的重头戏。此次排演由任鸣、闫锐两代导演联手,不仅从阵容上打造了新组合,由闫锐、李小萌、杨佳音等年轻演员出演,剧本立意更是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创新。导演任鸣说:“这部戏不是纯写实的,它融合了写实、写意、表现、象征等多重手法,但是故事本身又是民族的、传统的。这是我们对东方戏剧美学的又一次探索。”


2018年12月20日,《名优之死》重排首演

  • 三度上演《关汉卿》

1958年,世界和平理事会把关汉卿定为世界文化名人之一,当年6月为这位元代伟大的戏剧家举行创作活动700周年纪念会。身为剧协主席的田汉为戏剧家的成就和精神所感召,自己的创作热情也被激发,在当年的春天创作了十一场历史话剧《关汉卿》,同年6月28日《关汉卿》在北京人艺首演,导演焦菊隐、欧阳山尊,主要演员 刁光覃、舒绣文、于是之,周恩来总理和田汉都前来观看了演出。

1958年6月28日,《关汉卿》在北京人艺首演

1961年,北京人艺在进行三年总结的会议中,确定了25部保留剧目,《关汉卿》位列其中。转年3月,在广州召开了全国话剧、歌剧、儿童创作座谈会,田汉和焦菊隐都在会上作了专题发言,两位艺术家也借此机会倾心交谈。对于话剧民族化的探索,他们产生了共鸣。此时,焦先生正在研究戏曲构成法,他认为,戏剧构成法是戏曲处理题材的基本方法,它的核心是强调戏剧发展的连贯性和舞台艺术形象的直观性。他认为田老的《关汉卿》为他提供了实践这一探索的良好基础,这样的试验可以充分揭示戏的思想内容,发挥艺术魅力,达到“感天动地”的艺术效果。田老很欣赏焦先生的设想,于是,约请焦先生重排《关汉卿》。因此1963年下半年,焦菊隐重排此剧时,作了新的导演构思,加了一段“市集”的戏,田汉为剧组做了报告,演员阵容也作了很大调整,由田冲、于是之、狄辛、谢延宁等参与演出。这一次的排演,标志着北京人艺在话剧民族化的探索上游进入了更高的境界。

1963年8月23日,《关汉卿》重排上演

2017年,作为向中国话剧诞辰110周年的献礼之作,北京人艺决定再次重排《关汉卿》,由唐烨导演,王斑、于明加、邹健等多位正当年的中青年演员出演。

2017年9月22日,《关汉卿》重排上演

受命修改《蔡文姬》

1959年,为了支持焦菊隐的话剧民族化探索,郭沫若为北京人艺创作了《蔡文姬》,他的剧本在七天内一气呵成,因公务繁忙,一些细节的修改只能通过信件往来送达人艺。当年4月,《蔡文姬》连排后,周恩来总理听取了大家的意见,提出这个戏要演,但还要进行修改。因为郭老即将出国,总理同意先由剧院提出修改方案,并指定由田汉、阳翰笙对剧本进行审阅加工。在初稿中,郭沫若让蔡文姬写出一首赞曲,作为对曹操的总体评价。这首赞曲,最初就用了《贺圣朝》的题目,原词是这样写的:

天地再造呵日月重光,扫荡兼并呵诛锄豪强。

乌丸内附呵匈奴隶王,武功赫赫呵文采泱泱。

万民乐业呵四海安康,渡越周秦呵遐迈夏商。

哲人如天呵凤翱龙翔,天下为公呵重见陶唐。

可以看出,由于郭沫若主观上强烈的为曹操翻案的欲望和写作的目的性,对曹操的赞美和歌颂过于充分了,以致于冲淡和削弱了蔡文姬这个形象。这与剧本的主旨是写蔡文姬这个人物是不一致的。焦菊隐集中了大家的意见,建议郭老把《贺圣朝》修改一下。郭老欣然接受,但他马上要去斯德哥尔摩参加世界和平理事会特别会议,无暇修改,委托剧组的同志们处理。但是,谁能修改郭沫若的歌词呢?焦菊隐想了想,决定请田汉出山。一来田汉是郭沫若的老朋友,最熟悉郭沫若的写作风格;二来田汉是大戏剧家,写歌词的圣手。田汉先生不负众望,他按照郭沫若原来的形式,把《贺圣朝》全部作了修改:

丁年出塞呵泪洒琵琶,一十二载呵毡帐寒沙。

巍巍周公呵吐哺握发,明珠赎我呵重睹芳华。

思儿念女呵声咽胡笳,所幸今日呵胡汉一家。

天下儿女呵皆我娇娃,春风吹花呵红遍天涯。

郭沫若回国后,细读田汉修改后的诗句,对老友的才气和情谊由衷地钦佩和感激。他写信给焦菊隐,信中说:“寿昌(田汉字寿昌)改得好,不仅更富有诗意,而且和全剧情调更合拍。”尽管如此,郭沫若还是对田汉改过的歌词作了一番调整,且最终命名为《重睹访华》: 

妙龄出塞呵泪湿鞍马,十有二载呵毡幕风沙。

巍巍宰辅呵吐哺握发,金璧赎我呵重睹芳华。

抛儿别女呵声咽胡笳,所幸今日呵遐迩一家。

春兰秋菊呵竞放奇葩,熏风永驻呵吹绿天涯!

1959年田汉为《蔡文姬》修改的《贺圣朝》手稿

邵磊先生向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捐赠的田汉剧作

在戏剧界隆重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之际,亦有默默无闻的爱心人士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他们对这位戏剧大师和华师大杰出校友的敬仰和纪念。长期向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无偿捐赠的邵磊先生在2018年向戏剧博物馆捐赠了与田汉有关的研究资料和出版物。

其中包括:由上海潮锋出版社出版的《最佳剧选》,是为学校剧团适用的剧作版本,其中包含原创和翻译剧本共六部,首部即为田汉创作的《女记者》一剧,为了方便学生剧团参考使用,每部剧还附有“舞台面图样”“排演须知”“角色服装样式”“道具”等信息,足见当年编者之用心。也因此,此书多次再版,首版于民国36年(1947年),二版为民国37年,第三版为民国38年,即1949年,此册为第三版版本。

刘琳

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

2018-12-6

“以书会友”读书会: 诗词吟唱的“前世今生”

中国诗文从《诗经》《楚辞》至唐诗、宋词,原来皆可考音定律,嗟叹咏歌,因语言变迁,音调失传,惟余案头文字。今天,在传统文化复兴大潮中,诗词吟唱日益流行,亲爱的读者你想了解它的“前世今生”吗?,上海昆曲研习社常务副社长钱保刚老师,将在闵行校区图书馆主楼512大会议室,以昆曲为中心,适时穿插即兴吟诵,讲述诗词吟唱之“前世今生”及其艺术魅力,带你走进昆曲的悠扬世界。

钱保刚老师将从以下三点条分缕析为大家讲述:

1、昆曲声腔与诗词吟诵之渊源

昆曲声腔继承了词、诗、文、赋吟唱的“文乐”传统。以明清官话为字音标准,盛行江南,波及全国。晚明以来,沿绵不断,传续于民国乃至当代。

2、昆曲可不仅限于舞台上演出的戏曲

歌台舞榭上以昆曲搬演的戏剧作品固然神采奕奕,但这种 “水磨调”更可广泛用于诗、词、曲及各种文体的唱唸之中。其字腔阴阳变化丰富,语调清柔婉转,韵度含蓄松沉。是中国两千多年音乐文学的最后代表,也是现今保留下来最早而规范的唱诵方式。

3、用昆曲来唱唐诗宋词有哪些谱子?

在清代《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碎金词谱》等宫谱中尚保存着大量昆唱宋词、唐诗的乐谱。本期讲座就是希望大家跟随老师来了解今天诗词唱诵的原理。

4、用昆曲来吟唱诗词和歌曲有区别吗?

太不同了!汉语有独特的音律之美。在今天西方音乐的主流环境下,我们已经淡忘了汉语诗文唱诵的声调原理和字音渊源,让我们一起从新体验从唸诵到节板、循腔的声情吟唱之道。

参考书:《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碎金词谱》

《词乐曲唱》《昆曲格律》

 

时间:2018年12月12日(星期三)下午13:30

地点:闵行校区图书馆主楼502大会议室

主讲人:钱保刚

主办方:校图书馆

主讲人简介:任教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现为: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 理事;中国戏曲表演学会 常务委员;上海东元金石书画院 研究员;上海炎黄书画院 画家;1993年参加上海昆曲研习社。师从倪传钺老师及上海昆曲研习社各位前辈曲家。现为上海昆曲研习社常务副社长;受聘主讲:复旦大学博物馆系中国书画课程;上海书法家协会研究生课程;华东师范大学昆曲清唱与研究课程等。

 

 

 

天堂电影院:侠,不止快意恩仇

侠,不止快意恩仇

——金庸作品改编电影赏析

 

2018年,有许多陌生的名字,创造了历史;

也有许多熟悉的名字,永远走入了历史。

金庸先生挥手离去,留下了一个令人神往的武侠世界,成为了无数人记忆中的彼岸。

六神磊磊总结道:金庸的武侠精神,用两句话可以总结:

一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二是“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金庸先生的武侠,从来不只是快意恩仇和绚丽的招式,其中有家国、有悲悯、也有无奈。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的每一部作品,都是武侠文学的精品,数十年间不断被搬上大银幕,也启发了无数年轻文艺工作者的灵感。

以下,是四部取材于金庸小说的电影,有武侠的爱恨情仇、正义凛然,也有他们的纠结无奈、惆怅感慨。

东邪西毒

这是一部王家卫风格的电影,一段关于等待和爱,关于自由和羁绊,关于本心和现实的故事。

黄药师、欧阳锋、大嫂、慕容嫣,他们都有自己心爱的对象,可因为偏执和矜持,与爱人擦肩而过。只有为人单纯的洪七夫妇,克始克终。

影片改编自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由王家卫执导,张国荣、林青霞、梁家辉、张曼玉等主演。复杂的人物关系,碎片化的叙事,使得电影需要人细细琢磨。

放映时间:2018年12月5日星期三下午13:30

东成西就

金轮国奸妃与欧阳锋弑君夺权,又谋杀三公主,以夺取玉玺。三公主意图争取周伯通、黄药师和洪七,却屡遭挫折,命悬一线。此时,欧阳锋却已然夺取《九阴真经》。反败为胜的希望,都集中于一心求仙的段王爷…

《东成西就》和《东邪西毒》几乎是同时拍摄、同一班底、同样主演的电影,可是《东邪西毒》哀伤颓废、生死离别;《东成西就》却荒诞滑稽、热闹无比,在严肃的主线下,讲了一个喜剧故事。

放映时间:2018年12月12日星期三下午13:30

笑傲江湖

明朝年间,禁宫秘籍“葵花宝典”神秘失窃,各路英雄为追寻藏书之地,互相残杀,令狐冲也卷入其中。在与东厂“锦衣卫”争斗中,令狐冲仗义而出,却意外得悉师父岳不群的伪善面目。最终,令狐冲用独孤九剑击败师父,因此看透红尘,决心与众师兄弟归隐江湖。

本片的配乐也是一大看点,《沧海一声笑》便出自该片,尽显侠客的豪迈与潇洒。

放映时间:2018年12月19日星期三下午13:30

新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

这是一部“女神”云集的电影:林青霞、巩俐、张敏,还有王菲演唱的插曲。

这是一部充满情感纠葛的电影:姐姐秋水爱着师兄,师兄却喜欢妹妹沧海;而天山童姥虽为女子,心中却也装着妹妹沧海。

女神们的美颜、众人纠葛的情感、叛徒的暗算、争权夺利的撕逼、高手对决的眼花缭乱…..云集于此,这绝对是一部“有料”的电影。

放映时间:2018年12月26日星期三下午13:30

地点闵行校区图书馆主楼402天堂电影院

                                                     校图书馆

文化展览:“百名摄影师聚焦上海”高校巡展第五站(华东师大)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百名摄影师聚焦上海”高校巡展第五站(华东师大)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讲好改革开放进程中上海创新发展的精彩故事,中国日报社于今年5月策划举办了“百名摄影师聚焦上海”摄影活动,邀请中央主要媒体资深摄影记者、国内知名摄影师和上海本地摄影师,用镜头生动记录了上海的新风貌,并面向国内外征集了优秀摄影作品,推出《百名摄影师聚焦上海》画册,集中展现了上海40年的发展历程。《百名摄影师聚焦上海》精选图片高校巡展活动,让师生们更真切感受到上海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和“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上海精神。

  图片展由中国日报社、中国文联出版社主办,佳能(中国)有限公司、特想集团、上海水气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云间美术馆协办,华东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和图书馆承办。欢迎广大师生届时前往参观。

展出时间:2018年11月27日—12月11日 8:00——21:30

展出地点: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图书馆裙楼二楼展厅

党委宣传部
图书馆

文化展览:“当时当下:别现代·中国”艺术国际巡展第二场-华东师范大学

展期:2018.11.25 – 11.30

展地: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图书馆

主办:别现代艺术国际巡展组委会

作品评审委员会:

顾问:王建疆

主任:Keaton Wynn

评委:Keaton Wynn、赵志勇、周韧、刘宇襄、Rok Bencin、陆蕾平

策展人:陆蕾平、周韧、王栋

学术支持:汪涤

艺术家:

陈展辉、顾欣、陆煜玮、孟岩、木青、邱黯雄、宋明明、王伊楚、王海东、吴晓宁、吴晓申、旺忘望、徐招兵、伊灵、周少波

 
2014年,极富原创力的中国美学家王建疆教授首次提出“别现代”理论并迅即引起哲学界和艺术界的很大反响,“别现代”已经成为国际、国内学术界的热点论题。本次《当时当下:别现代·中国》是“别现代”系列艺术巡展的第二站,与此前在上海师范大学成功举办的《此时此刻:别现代·中国》相比,增减了不少的作品。不同于一般的艺术展览,“别现代”艺术展建立在文艺理论与艺术实践的互相交流与互为对象的基础上,理论家与艺术家不再是两个独立的群体,也不再是理论家对艺术作品做单向的观察或批评,而是二者间的互动,是一种发自心灵的共鸣。在上次展览的基础上,本次《当时当下:别现代·中国》还有幸得到来自东道主华东师范大学的艺术家们的加盟。他们的作品弥漫着“别现代”的气息,拓宽了别现代理论与别现代艺术交往的空间。与上次展览主题“此时此刻”略有不同的是,本此展览主题“当时当下”在着眼于“当下性”的同时,也期望通过拉长时间的维度,从一些故去的意象中反观当下。当观者以今天的眼光去审视这些“旧物”时,是在“怀古”,更是在“思今”。

关于别现代
“别现代”(Bie-Modern)是我于2014首次发表的新理论,已经产生了广泛的国际影响。该理论就像“别”字具有多义性一样,由别现代现状和别现代主义两部分构成,既包含对现代、前现代、后现代杂糅状态的概括,又具有区别真伪现代性、建立别样现代性的反思、批判、建构的倾向和主张。“别”指的是一种似是而非(doubtful)的悬疑状态,有待甄别。别现代艺术既表现现代、前现代、后现代的杂糅所造成的人的困惑和焦虑,又表现对人性的丑恶、社会的弊端等伪现代症状的批判、反思,张扬求异性思维和原创性,从而别出心裁。目前,美国佐治亚州西南州立大学美术学院按照我的别现代理论自主建立了“中国别现代研究中心”(CCBMS),欧盟国家的大学哲学系也正在筹建别现代主义研究中心(BMC)。

——王建疆

书香年华讲座第35讲:印刷传媒效应与唐宋变革--以传播、阅读、接受、反应为例

讲座简介:

宋代立国,以科举取士,雕版印刷,作为右文政策。于是印本与写本争辉,教育普及,蔚为知识革命。雕版印刷之兴盛,致“天下未有一路不刻书”,其所生发之传媒效应,值得关注。作者于2008年出版《印刷传媒与宋诗特色》专著,涉及诗分唐宋,唐宋诗之异同;以及宋型文化与唐型文化之分流。最近,再探雕版印刷作为图书流通、知识传播之媒介,对于从传播、阅读,到接受、反应,各产生哪些正面,或负面之传媒效应?

 

主讲人:张高评先生

出生于1949年,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台湾成功大学中文系主任,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特聘教授。曾在浙江大学、河南大学任客座教授。专长及研究领域:春秋左氏传、宋诗、宋代文艺理论、诗话学、史记、实用中文、古文义法、创意思维、修辞学等。发表论文、出版著作多部:

1、《春秋书法与左传学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7)

2、《宋诗特色研究》(长春出版社,2002.5)

3、《会通化成与宋代诗学》(成功大学出版组,2000.8)

 

主讲人:张高评教授

主持人:胡晓明

讲座时间:2018年11月19日(周一)下午13:30

地点:闵行图书馆主楼512会议室

主办方:校图书馆

 

文化展览:山水画教材文献展

时间:2018年11月10日至20日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二楼展厅(中山北路3663号)

策展人:汪涤

学术主持:郑文

学术顾问:钱初熹、顾平

主办单位: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展览期间举办“山水画教育论坛”

时间:2018年11月18日下午1点-4点半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中山北路3663号)二楼会议室

主要议题:

1基于可视化大数据分析的学校中国画教学评价体系研究

2山水画的宋元传统及其教材编写问题

 

 

文化展览:1978–2018:上海市民的生活记忆

1978年至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载。上海,中国改革开放的龙头城市。

如果说上海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是部连续剧,那么每位市民都是这部现实主义实景剧目的主人公。我们邀请作为亲历者的普通百姓,把正在发生的历史带到眼前。

《1978-2018:上海市民的生活记忆》分为三个单元:“亲历” 通过采访在上海生活工作的普通人,以口述回忆的方式讲述四十年亲历的重要历史事件;“亲见”通过展示摄影家镜头中的街头巷尾,记录下日常生活所折射出的社会转型;“亲笔”通过整理四十年间百姓的真实信笺,展示平民心灵生活史中的代表性切片。

滴水观海,以史为鉴。在四十年的都市路口,我们驻足回望,倾听并不遥远的历史足音,一同感受我们的家国和我们的时代。

策展人:李明洁

主办: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民俗学研究所

           华东师范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院

           复旦大学当代中国社会生活研究中心

支持:华东师范大学文化建设委员会

           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

 

时间:2018年11月6日-2018年11月26日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图书馆展厅

文化展览:《德里瓦拉——镜头下的德里与德里人》上海高校巡展第一站——华东师范大学

为了丰富校园文化、促进教学成果共享,同时加强与兄弟院校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推动高校博物馆建设,由复旦大学博物馆等策展的《德里瓦拉——镜头下的德里与德里人》将于11月1日首次走出复旦,开始上海高校的巡回展出。其中,华东师范大学就是本次巡展的首站。

展览资讯

展览时间:2018年11月1日-2018年11月9日

展览地点:华东师范大学(中北校区)图书馆二楼展厅

主办单位:复旦大学博物馆复旦大学文博系德里安贝卡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

 

展览简介

德里是印度的首都,目前拥有超过2600万的人口,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据记载,公元前6世纪便有人在德里定居,2600年以来,德里九度成为繁荣的地域中心城市。在德里留存下来的建筑遗迹年代跨度久远,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年左右的孔雀王朝时期。印度独立以后,将历史上八个德里城区融合在一起构建了第九个德里。德里瓦拉”是指生活在德里的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拥有不同的方言、信仰和职业,作为城市的主角,他们共同塑造了这座城市的历史面貌。

照片是时间的敌人,它试图凝固住流动的长河;照片是时间的证人,改变在镜头下发生,永恒也由镜头见证。《德里瓦拉——镜头下的德里与德里人》用一本神秘的日记将若干张1858-2016年间的德里照片(德里安贝卡大学提供)串联起来,讲述了一个关于人、关于城市的故事。展览邀请观众以德里人的视角,体验一个由无数鲜活个体组成的城市,观众将看到德里人丰富的生活细节与这座城市悄然变迁的轨迹。在百余年间,德里人拥抱变化、延续传统、编织故事,在城市中留下了属于每个人的印记。同时,展览还以上海老照片作为辅助展品,让观众更易理解城市中人们的故事。通过展览,我们希望能够引发观众的思考——思考过去、现在、未来人与城市发生连接的方式。

让我们一起走入德里,走近德里瓦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