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汉与北京人艺

编者按:2018年是中国现代革命文艺的先驱、现代戏剧奠基人、国歌词作者田汉诞辰120周年。田汉曾任教于我校前身学校大夏大学、光华大学,并亲自指导两校学生剧社大夏剧社、光华剧社的戏剧活动。为缅怀田汉,弘扬老一辈文艺家的思想文化遗产,经社会公益人士邵磊先生牵线联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戏剧博物馆刘琳先生特为我馆撰写本文。在此,特向刘琳先生、邵磊先生表示感谢。

新中国成立后,田汉担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曾多次来人艺审剧目、看演出、谈创作。特别是1957年 和1958年,他的剧作《名优之死》和《关汉卿》在北京人艺先后排演,更促进了相互之间的密切合作。

三度上演《名优之死》

1927年,田汉在上海艺术大学任教和担任校长期间,创作了三幕话剧《名优之死》,当年年末,他和欧阳予倩一起举办了著名的“艺术鱼龙会”戏剧演出,演出了《名优之死》和《潘金莲》(欧阳予倩改编)。《名优之死》是现实主义戏剧作品,作者通过京剧名优刘振声的悲惨遭遇,批判病态的社会,同时写出了蕴藏在人们心中的积极进取、奋起抗争的力量。作品结构单纯明晰,冲突的发展自然、流畅,语言简洁而富于性格特征,标志着田汉在编剧艺术上已走向成熟。
1957年,北京人艺为在职演员举办表演训练班,为了借鉴民族戏曲艺术的精粹,学员们集中观摩学习了大量的戏曲演出,在学习班结业时,剧院选择了《名优之死》和《潘金莲》作为汇报演出剧目,于是之、童超、金昭等在剧中都有精彩的表演。

1957年8月10日,北京人艺上演《名优之死》

1979年,为了参加“五四”运动60周年纪念演出,北京人艺决定赶排《名优之死》和《三块钱国币》两部戏,主要阵容未变,并在当年演出了12场。

2018年,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北京人艺除再次演出《关汉卿》,又在年末推出《名优之死》作为本年度的重头戏。此次排演由任鸣、闫锐两代导演联手,不仅从阵容上打造了新组合,由闫锐、李小萌、杨佳音等年轻演员出演,剧本立意更是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创新。导演任鸣说:“这部戏不是纯写实的,它融合了写实、写意、表现、象征等多重手法,但是故事本身又是民族的、传统的。这是我们对东方戏剧美学的又一次探索。”


2018年12月20日,《名优之死》重排首演

  • 三度上演《关汉卿》

1958年,世界和平理事会把关汉卿定为世界文化名人之一,当年6月为这位元代伟大的戏剧家举行创作活动700周年纪念会。身为剧协主席的田汉为戏剧家的成就和精神所感召,自己的创作热情也被激发,在当年的春天创作了十一场历史话剧《关汉卿》,同年6月28日《关汉卿》在北京人艺首演,导演焦菊隐、欧阳山尊,主要演员 刁光覃、舒绣文、于是之,周恩来总理和田汉都前来观看了演出。

1958年6月28日,《关汉卿》在北京人艺首演

1961年,北京人艺在进行三年总结的会议中,确定了25部保留剧目,《关汉卿》位列其中。转年3月,在广州召开了全国话剧、歌剧、儿童创作座谈会,田汉和焦菊隐都在会上作了专题发言,两位艺术家也借此机会倾心交谈。对于话剧民族化的探索,他们产生了共鸣。此时,焦先生正在研究戏曲构成法,他认为,戏剧构成法是戏曲处理题材的基本方法,它的核心是强调戏剧发展的连贯性和舞台艺术形象的直观性。他认为田老的《关汉卿》为他提供了实践这一探索的良好基础,这样的试验可以充分揭示戏的思想内容,发挥艺术魅力,达到“感天动地”的艺术效果。田老很欣赏焦先生的设想,于是,约请焦先生重排《关汉卿》。因此1963年下半年,焦菊隐重排此剧时,作了新的导演构思,加了一段“市集”的戏,田汉为剧组做了报告,演员阵容也作了很大调整,由田冲、于是之、狄辛、谢延宁等参与演出。这一次的排演,标志着北京人艺在话剧民族化的探索上游进入了更高的境界。

1963年8月23日,《关汉卿》重排上演

2017年,作为向中国话剧诞辰110周年的献礼之作,北京人艺决定再次重排《关汉卿》,由唐烨导演,王斑、于明加、邹健等多位正当年的中青年演员出演。

2017年9月22日,《关汉卿》重排上演

受命修改《蔡文姬》

1959年,为了支持焦菊隐的话剧民族化探索,郭沫若为北京人艺创作了《蔡文姬》,他的剧本在七天内一气呵成,因公务繁忙,一些细节的修改只能通过信件往来送达人艺。当年4月,《蔡文姬》连排后,周恩来总理听取了大家的意见,提出这个戏要演,但还要进行修改。因为郭老即将出国,总理同意先由剧院提出修改方案,并指定由田汉、阳翰笙对剧本进行审阅加工。在初稿中,郭沫若让蔡文姬写出一首赞曲,作为对曹操的总体评价。这首赞曲,最初就用了《贺圣朝》的题目,原词是这样写的:

天地再造呵日月重光,扫荡兼并呵诛锄豪强。

乌丸内附呵匈奴隶王,武功赫赫呵文采泱泱。

万民乐业呵四海安康,渡越周秦呵遐迈夏商。

哲人如天呵凤翱龙翔,天下为公呵重见陶唐。

可以看出,由于郭沫若主观上强烈的为曹操翻案的欲望和写作的目的性,对曹操的赞美和歌颂过于充分了,以致于冲淡和削弱了蔡文姬这个形象。这与剧本的主旨是写蔡文姬这个人物是不一致的。焦菊隐集中了大家的意见,建议郭老把《贺圣朝》修改一下。郭老欣然接受,但他马上要去斯德哥尔摩参加世界和平理事会特别会议,无暇修改,委托剧组的同志们处理。但是,谁能修改郭沫若的歌词呢?焦菊隐想了想,决定请田汉出山。一来田汉是郭沫若的老朋友,最熟悉郭沫若的写作风格;二来田汉是大戏剧家,写歌词的圣手。田汉先生不负众望,他按照郭沫若原来的形式,把《贺圣朝》全部作了修改:

丁年出塞呵泪洒琵琶,一十二载呵毡帐寒沙。

巍巍周公呵吐哺握发,明珠赎我呵重睹芳华。

思儿念女呵声咽胡笳,所幸今日呵胡汉一家。

天下儿女呵皆我娇娃,春风吹花呵红遍天涯。

郭沫若回国后,细读田汉修改后的诗句,对老友的才气和情谊由衷地钦佩和感激。他写信给焦菊隐,信中说:“寿昌(田汉字寿昌)改得好,不仅更富有诗意,而且和全剧情调更合拍。”尽管如此,郭沫若还是对田汉改过的歌词作了一番调整,且最终命名为《重睹访华》: 

妙龄出塞呵泪湿鞍马,十有二载呵毡幕风沙。

巍巍宰辅呵吐哺握发,金璧赎我呵重睹芳华。

抛儿别女呵声咽胡笳,所幸今日呵遐迩一家。

春兰秋菊呵竞放奇葩,熏风永驻呵吹绿天涯!

1959年田汉为《蔡文姬》修改的《贺圣朝》手稿

邵磊先生向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捐赠的田汉剧作

在戏剧界隆重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之际,亦有默默无闻的爱心人士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他们对这位戏剧大师和华师大杰出校友的敬仰和纪念。长期向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无偿捐赠的邵磊先生在2018年向戏剧博物馆捐赠了与田汉有关的研究资料和出版物。

其中包括:由上海潮锋出版社出版的《最佳剧选》,是为学校剧团适用的剧作版本,其中包含原创和翻译剧本共六部,首部即为田汉创作的《女记者》一剧,为了方便学生剧团参考使用,每部剧还附有“舞台面图样”“排演须知”“角色服装样式”“道具”等信息,足见当年编者之用心。也因此,此书多次再版,首版于民国36年(1947年),二版为民国37年,第三版为民国38年,即1949年,此册为第三版版本。

刘琳

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

2018-1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